**小说

【妻心如刀】第145章 忠诚测试师

**小说 2024-07-01 17:26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妻心如刀】第145章 忠诚测试师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购买/设置 醒目高亮!

【妻心如刀】第145章 忠诚测试师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妖
2024/02/24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8,168字


            第145章:忠诚测试师

  大家注意:网上非作者本人曝出的145章是残缺版。我会在本站用作者号更
新完整章节。大家留意一下。

           ***  ***  ***

  「老公,我想请一段时间的假呆在家里。」吃饭的时候林茜这样跟我说。她
很少这样作决定后,再问我。

  有些意外。

  林茜,「老婆每天都呆在家里,等我老公回来,好吗?」她笑眯眯的说,像
在开玩笑。

  「这样请假你们老总没意见吗?」

  「她有意见。但老公更重要啊。」她笑眯眯的。

  「好吧。」其实我也一直在想这件事。这样子也正好。

  ……

  第二天早上,她不上班却早早起来给我作早餐。这是平时上班没有的。

  我吃饭的时候,她坐我旁边,在手机上写写画画。她低着头,我能看到她垂
下的黑色云鬓。那手机上面用手指记录着购物清单比如然气灶电池、洗洁精一类
的要买的日常用品。

  这些倒是没什么,只是那下面有一个记事本文件能看到写着一个日期时间。

  「那是什么日子?」

  「嗯……」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头下去,说,「假期呀。」

  这本来是个小事情,我开车去上班,车到长虹桥十字路等红灯时,我忽然想
到那个日期是下个月的,推算上大至是三十天左右。林茜请的假没有那么久吧……

  我坐在车上,车窗倒映出的人影在来来往往的向水的影子一样……

  30天?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到了王授军关于Pe的研究资料。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时间
安排……

  这之后的每天,林茜都会早起买菜,回来后准备好早餐。然后,叫我起床。

  甚至要抱着我帮我穿衣服。我有点尴尬于她这种对待小孩的态度。她变得非
常喜欢黏着我,只要我在家里。

  生活似乎变成了比原来的生活更好的样子。

  只是,我好像开始觉得林茜的脸有种变得越来越红的感觉。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错觉,是我的被害妄想吗……

  一周后,在林茜的执意下,我们请假去了一趟云南旅游。

  我觉得她这样请假,她们公司老总肯定意见会很大。

  毕竟她还没有孩子,从开公司角度上讲,如果加上她将来还要休产假之类的,
这种请假方式简直无法无天了。

  但是她执意如此,我也会尽可能支持她吧。

  去旅游。

  她很兴奋,向个小女孩一样,对一切都感到很有兴趣。不停的跟我问这问那。

  ……

  回来的第十天。

  晚上跟她作爱。

  最近,跟她上床的次数非常多。而且她几乎一直都是湿的。完全不需要作前
戏那种。

  以前跟她作爱是需要大量前戏的(最近几乎完全不需要可以直接硬插)。

  她的反应也非常激烈,变得更主动。并且很喜欢让我不作前戏就硬插进去,
她过去从来不这样的……

  周五。

  晚上作完后,我躺在床上喘气。林茜侧躺在我旁边慢慢的用手摸着我的下身。

  这样躺了一会儿,她小声说,「明天周末门市估计会很忙……」就起身去洗
澡。

  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关灯睡了。

  她没开灯,光着脚上床,在我身边躺下,接触到她的身体有点凉。我不知道
她是不是洗了冷水澡,黑暗中,她忽然问我,「老公。你觉得我最近是不是想要
的很频繁呀?」

  我。「你这么年青也挺正常的。别影响到工作就行了,」在昏暗的夜灯中。
我看到她脸上带着陀红,「反正我们也想要个孩子,」我伸手抱她。她靠在我怀
里却沉默了下来,四周万籁寂静。

  「在想什么?」我问。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她沉默了,黑暗中似乎有很多想法沉浸在阴影
中。

  「老公,你还记得那次我们旅游的时候那对老夫妻说的话吗?我那时跟你说,
『对于感情和家庭我一直都是认真的。』那天你问我会不会跟你到老。老公说真
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我想无论如何我都会跟你走到最后的。如果有
一天真的不是这样的话,我想我会活不下去的。」

  她说的应该是上上次旅游时候的事情。

  我觉得她似乎变得有些忧郁,「为什么突然说这种话?」这些天,她明明很
高兴。而我也觉得一切也算回归正常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怪……」

  ……

  周二林茜轮班休假。

  上午十点,我在办公室里处理公司的项目审核表,正在键盘上哮嗲吟的时候。

  忽然手机就响了。

  接通后对方说,「您好,我是120救护车的医护人员。我们正在紧急救治您
的家人。她刚刚从人字梯上摔下来了,需要立即送往医院。请您尽快赶到我们所
在的市中心医院,或者通知其他家属前来。我们会尽力保护您家人的生命安全。」

  我吓了一大跳,跑出去请假,一边在走廊上跑一边打林茜的手机。

  她的电话响了好多声后,才接通了。

  「老公,我打扫卫生的时候从人字梯上摔下来了……」她声音在电话里带着
些文弱。

  「怎么这么不小心呀!?」

  她,「嗯,不严重的,就是小腿可能骨折了……」

  「什么?!」我在想骨折了,不就是腿断了,什么叫不严重呀?心里也有不
少生气,「平时作事挺有条理,怎么会犯这样的错?有什么非要用人字梯的,你
等我回来再弄不就行了!」

  家里的人字梯是我专门买的最贵的那种。就是为了防止出这种事,却还是发
生了这样的事情。

  林茜,「唉,我以为挺简单的啊。这种伤没什么的。你老婆我很能扛得住痛
的。没事的,老公别担心啊。」

  「这种事怎么可能不担心!」我起身说,「我马上就来。」

  ……

  我火急火燎的开车去医院。

  按之前医生的电话,我去了林茜的病房。

  病床上的林茜脸色苍白的在雪白的病床枕头上已经睡着,有一条腿打了密集
的绷带,架在床前的金属支架上。

  我没打搅她。

  去护士站问了主治医生的诊室编号。

  骨科主任大夫是个额头上纹路深刻的一个老头儿。

  他拿着从病历里抽出的X光片,对光看,「小腿胫骨骨折,没有明显位移。
这个伤,要是摔下来的,倒是得点水平。」

  我皱眉,「不是摔的吗?」

  老头用一种——我是专家还是你是专家的眼神看着我,「我说了不是摔的了
吗?」

  他皱纹很深,说话时脸上的纹路复杂的活动着,让我无端想起了北京博物馆
的类人猿标本。

  我不想跟他抬杠,「需要住多久的院呢?」

  老头用一种他被人刚刚从坟里刨出来,所以生死看淡了的口气慢悠悠的说,
「伤筋动骨一百天呀,不想留后遗症的话,那就别急着下地。」

  再回病房。

  林茜已经醒了,躺在病床上眼睛忽闪忽闪的,倒是很平静,床头柜上铺着很
素静的纸质桌纸。

  她黑亮的长发,脸带着白里透着艳红和医院白床单,有种矛盾的美丽。

  看到我,她高兴的喊,「老公呀。」

  我可能脸色不太好。

  「好了老公,以前体育训练的时候受的伤比这个严重多了。不痛的呀。」一
条腿架在高处,打着石膏,却笑,「我打的120。本来还想搭过车去医院的,没
想到没有拐杖走不了路。」

  「你真的要挨打。」

  她笑。

  我看了一下环境,好在这个病房是一个双人病房。另一个床上是个老阿姨。

  没什么吵闹。医院里是朝上斜开的双层窗户,无法打开得太大,估计是防止
有人跳楼吧,还是挺安静的。

  她安慰我,「老公,别担心呀。也不疼。骨头接好了躺着就行了。」

  她受伤应该挺重的,很快的就又睡过去了。

  ……

  下午我在医院食堂办了餐卡,顺便买了晚饭。吃完饭后,我坐林茜的床边跟
艾沫沫打电话请病假。林茜原本明天就要上班,没想到今天出了这样的事。

  电话里艾沫沫听了我的描述后,沉默了一会儿,问,「伤的重吗?」

  我,「腿骨折了,已经在医院接上了,但是需要在床上躺很长时间。」

  她思索了片刻后说,「那我帮她停职留薪吧。」

  我打电话本来是说让她离职。没想到她说了这个。

  我,「不用了。林茜也专门跟我说了,她不上班这样留着她的位置那么长时
间也不好。她这个可能得近半年不能下地了。」

  家电城是私企也不是国有企业。停薪留职这种事情,就太过了些。

  艾沫沫,「也没什么不好的啊。我跟她是好朋友,她出事了,我也应该帮点
忙的。我把她的位置留着吧。」

  「不用,真的不用。如果有需要花钱的地方,我会主动找你借钱的。」我笑,
「你别拒绝就好。」

  「好吧……」她有一瞬间的笑的感觉,然后又沉默了。

  我,「嗯,我把电话给林茜吧。」

  「嗯。」

  我坐在一边听林茜在病房上跟艾沫沫聊这件事。林茜也一样拒绝了艾沫沫的
挽留。其实先让我打电话也是林茜的意思。我跟艾沫沫关系远一些,说话可以直
接一点。

  艾沫沫的情绪有些低沉,员工离职心情不好是正常的吧。

  林茜也说了很多抱歉的话。

  挂了电话之后,她笑眯眯的似乎放下了一块心病。

  ……

  两天后的上午,林茜在医院打电话给我,「我在家电城还有些东西,那边来
了很多新员工分配的时候不方便。你有时间去帮我去拿一下吧。我的柜子在进门
的第三列第一个。」

  「现在就要拿吗,这么急?」我觉得公司也不至于说就立即给员工扫地出门
吧。

  「哎呀,不用今天就去的。有时间去一趟拿东西就行吧,我只是说一下。辛
苦老公了。」

  这天的下午,我带客户去怡园小区参观公司安装好的产品。

  开车回来的时候,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我想,要不顺带去把林茜公司的东
西拿了吧。

  去林茜公司,对我来说算驾轻就熟。车开到凤银大桥前的十字路口的时候,
是红灯。

  这个路口的红灯时间非常长。

  我趴在方向盘上眯了二十秒……

  就似乎感觉有人在看我。

  是个很本能的直觉。后面有车鸣笛。

  我抬起头看到转红灯转绿了。

  那十字路口的正中间,有一辆绿色的共享单车正慢悠悠的从中间骑过,像检
阅一样从所有的车头前驶过。

  车上的人五短身材,脸朝着前方。它的车前框里,还载着一个装满东西的白
色塑料袋,上面印着家电城的图标。

  杨桃子!!

  刚刚是这个王八蛋在看我?

  我瞬间有血冲到脑子的热感。后面的车在嘀的鸣笛。

  我本能的踩油门。

  车瞬间冲出去,像变轻了一样。

  有种时间减速了的感觉,那个干瘪的家伙不防我突然加速,它原本在慢悠悠
儿往前骑,听到声音,车头已经在它鼻子前面。

  几乎没感到多少车的震动,杨桃子连车一起撞飞出去,摔在路口中间的水泥
花坛沿子上。

  我的车跟着彭!的一声把它撞在了那处砖彻花坛沿上,自行车跟纸糊的一样
夹着它被压瘪在花坛里,那瞬间我只看到有水泥砖块飞了起来。

  所有的新仇旧恨一齐涌上来,脑子在这瞬间空白了,我只是疯狂的踩油门加
速,车子低吼着顶着花坛,有种蓝雾,夹着某种烧焦皮子苦味。

  有很多人的尖叫,似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过来……

  ……

  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我只觉得很冷。

  那花坛的小半被撞塌进去了,看不到那堆砖石中的人形了,只有一些衣服跟
那家电城的白袋子有部分还露在外面。

  地上有很多血迹,让我想起上学的时候被拍死的吸饱了血的蚊子。

  「出车祸了!」

  「压死人了啊!」

  「哎呀怎么搞的!!!」

  不知道怎么说,所有的一切,不真实的向个梦……

  我杀了人……

  这天我被围观的人围住,一句话都没有说。每一个人问的问题,包括警察来
问我,我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说不出来话……

  好在警察也算友好。带我作检查,带我去警局。

  视频监控上,杨桃子是闯红灯走车行道被撞死的。

  而最可笑的是,这个人居然最终被证明跟我确实没有任何仇怨。被排除了故
意杀人的嫌疑……

  这件事折腾了好些天,最终,我找人疏通关系,交了八万多罚款给交警队(
杨桃子没有家人,没有人闹事,所以居然就这样处理了)。

  ……

  生活恢复到平静中。

  我每天下班去医院看林茜。一切倒是挺好。杨桃子的事我没有告诉她,说实
在的,我不想把这件再搞到生活中了。

  医院有食堂,有一些外面没有的食物比如「冰糖炖雪梨,瓦罐鸡汤,」这一
类的。每次到医院先去订餐,再带到楼上给她。

  她的脸色从最初的苍白中带着艳红。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大夫来查房的
时候,我专门问了一下她的脸色问题。

  那个穿白大褂戴口罩的中年医生透过镜片闷闷的说,「骨折创伤,身体会强
化造血功能的,也会产生反应性炎症,人会伴有体温升高反应呀,脸色红润一点
是正常的。」

  是我想多了吗?

  ……

  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过去了。

  所有的一切像水波一样恢复到了平静之中。

  月底的时候我领工资,回来的路上专门去给林茜买了一把花。因为医院不让
放玫瑰,最终买了百合和满天星。

  她高兴的让我抱她。我总觉得她的状态好了许多,我来看她的时候,她就很
高兴总会让我陪着她。

  下午她在床上睡着后。

  我靠在床边无聊的睡了一会儿。醒的时候可能是四点多,外面的阳光还好,
有种金黄的感觉照在床单上。我看着阳光下她安静的脸,有些淡淡的粉红,跟之
前的那种感觉已完全不同。很健康。

  房间里没人,空调温度适中。我坐了一会儿后,她翻身,手机从枕头上滑到
床上,我捡了,去充电。

  无聊的坐在插座边上,随手翻了翻。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医院几乎不可能发生
什么。只是她的QQ空间居然有新内容。

  「X月X日,我觉得问题并没有消除。那么王授军就不是罪魁祸首了,最少不
是唯一的问题……」

  「X月X日,我的情况……我认为在加重。」

  「X月X日,腿上的痛能让我清醒一些吧。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在
算计我。医院是个好地方,静下来,看看。」

  「XX月XX日,让那条狗去拿东西,它居然就这样死了……」

  ……

  十一月的时候。

  在医院听林茜说,艾沫沫的母亲重病,她要把公司搬到上海去,方便给她妈
妈治病。

  这之后过了两天,是个阴天。

  艾沫沫专门来看林茜,她跟之前不太一样,对我变得很回避。几乎不跟我有
视线相对。临走,也只是礼貌挺客气的和我打了个招呼。我也是很客气的跟她招
呼了一下。

  外面在下雨。

  想不到她的公司也要搬走了。

  ……

  周五下午。

  我回小区的时候,门卫跟我说,「你有一个快递在小区快递柜。不取得话要
到期了啊。」

  我从来没有把快递发到小区得习惯。这段时间也很少在家,就更不会这样作
了。听他那样说,我觉得是不是搞错了。

  第二天得上午,我准备去医院得时候,忽然想起来这件事,就想试着取一下。

  快递柜在小区前部,新装得条纹遮阳棚下面。

  四周墙壁上得碎花瓷砖,洁白公整。阳光下旁边的柏油路漆黑而又干净。

  用手机扫了一下,意外得是,真的有一个我的快递。

  包裹打开,是一个白色信封,在阳光下有些亮,里面是十几张写满了字的信
纸……

  纸上写满了重复的一句话,「别了,再见。」

  别了,再见。

  别了,再见。别了,再见。别了,再见。别了,再见。别了,再见。别了,
再见……

  我重新看了一下信封,确认了一遍邮件上写的收件人确实是我。手机号也是
我的,说明发件人知道我的信息……

  很奇怪。

  那些纸上,那句话被用很多不同的笔和颜色写了好多好多页,字迹是一种清
秀的瘦金体,明显是用手写的,写满了所有的信纸。纸张上还有几个地方像被水
滴打湿后干掉的凹凸痕迹。

  这个时代已经很少有人再用手写字了,除了签名之外我也已经基本不再用笔
写字了。有的时候甚至签名都是在手机上用手划一划了事。

  小学的时候我倒是被老师罚过抄写句子,跟这差不多。这样重复的写一句同
样的话,是种故意折磨学生的方式,是极枯燥的。(我当时为了快点完成任务而
手捏着三枝笔一齐写的)。

  我不知道谁会在什么情况下,去主动作这种事情?至少,手机已经很普及了,
无聊的时候能找到的乐趣很多也很廉价。而这些机械枯燥的事谁会去作呢……

  外面的阳光很大,照着纸张上的字,向一个个会说话的精灵,似乎有很多想
说的,又什么都没说……

  小区通往远处的黑色的路面上的白色虚线。

  阳光下远处的草地上,有很多拿着小桶的孩子在草地上打闹玩耍着。

           ***  ***  ***

  「忠诚测试师?」我重复了一下这个词,阳光很好,我对面坐着我中学同学
张崇。很多年没见,在街上遇到了所以跟他聚了一下。

  「兄弟我现在的工作,就是专门测试人家的老婆忠是不忠。」他端着酒杯,
脸色有点微红。

  这家伙还是那么不着调。红色的衬衣,扣子扣得跟衣服缩水了一样却又故意
的从胸前敞开一大块,向卖肉一样把那并不「发达」的胸肌露出来。

  (胸部这个东西,对他来说也是事业线?挤挤总会有的那种?)他涛涛不绝
的在说,「不管勾引成功没成功,我都会向客户交待结果。而且会即时反馈。客
户是上帝呀……」

  他的嘴很大,说话的时候一开一合像个蛤蟆,「……还有请我勾引客人的妈
的。」

  「勾引自己的妈?」我有点置疑。

  酒吧的暖色环境光,有点酒一样的昏浊感。

  「嗯,呃,是啊。我出于道德和良知没有作得很过份。虽然他妈也很漂亮看
起来很年青,身材也好,但是我也确实是没有尽力,人要讲武德……」

  我酒量不高,喝得久一点就脑袋有些发热。大学我没有选经济类就是因为我
不太能陪人喝。

  他,「一般在网上接到这种单子,像这样不讲武德的要求,我当场就会拒绝。」

  这个人喷个没完的唾沫星子在吹,「……那客户就让我勾引他亲妹妹。说是
他的兄弟跟他妹妹在一块了,他要测试一下他妹妹是否对他哥们忠诚,我说这他
妈的……」

  当初这家伙学习成绩就不怎么样,长得也衰,中学期间一直没女朋友(就是
脸皮比较厚,发过情书给别人。当时坐前排的女生把他的情书给我,让我还给他。
记忆比较深刻的。)现在除了更能吹牛逼,跟当初一样,简直就没什么变化。

  他举杯,我随手跟他碰了一个。

  他,「……我通常还是希望不成功的。毕竟人家客户最好的结果是——觉得
自己找到了真爱,好多客户发现女朋友没被勾引,都感动的要哭。」

  我看着他那张脸,我心想人家在网上下单也看不到你什么形象吧。就你这样
子去测人家老婆?

  我,「你这客人感动率挺高的吧。」我可能喝得有点多了。

  「什么意思呀??」

  「没什么意思,啊,开个玩笑。」

  「不是,哥们儿你不信我?我追过的女人比你见过的都多。」

  此时还是下午,阳光还很好。

  我抬头时看了眼侧窗外,心说,「她怎么在这里!」马路边的巴士站旁站着
一个穿着粉红色长裙的高挑女人。那女人打着伞,身材很好,特别是腰很细,显
得她本身就很翘的屁股更加性感。这绝对是个从背后看都知道是个娴雅的女人。

  下午因为遇到老同学跟他吃个饭所以没去接老婆,她正好在这儿转车。

  「喛,」我打断他说,「要不要打个赌?」

  我透过酒巴的铁叶窗,跟他指着外面说,「你看那个女的没有。你要不试试
泡她?看看她对她老公忠不忠诚。」

  我笑眯眯的说,他跟着我的视线往那边看。

  风吹过的时候,她缩了一下身体,把手中的红伞合上了。我看到了她的脸,
我也知道她很美丽。只是在一起生活久了,多少会有一些习惯了。没有那么明显
了。只这个时候可能是身边还有一个人,所以那种感觉一下子反衬的强烈了。因
为我听到张崇低声哇了一声。(我忽然觉得这个玩笑似乎有点过份了)张崇眼中
露出了心虚的味道。我,「要不,算了。」拿她开这种玩笑是挺过分的,而且我
相信她。今天估计是喝多了吧,才会说这种扯淡话……

  「啧,赌的话……」他说,「我也不是说能百分百泡成……我是说,没泡成,
那就是她对她老公忠诚嘛……但是……要是……赌的话,要是没成,我请你吃饭,
成了你请我……」

  他罗嗦的找借口。

  我莫名有点心慌。

  看他的脸,我当然知道这个人不着调的。而她也不是个那么好追的女人。

  「请吃饭……」

  他拿着手机,对着窗外摆弄,然后说,「我手机……拍不清。」

  我心想离得也不算多远,手机都拍不了?这家伙明显在找借口……

  他,「真拍不了,要不你拍一下发给我。」

  「行吗……」我拿手机对着那边。

  我举起手手机,向后仰了一点身体,因为手机屏幕就是老婆的照片,不想让
他看到。

  把取景屏对着远处的妻子。

  调好距离。这时那女人就像有心电感应一样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那是一张十
分清秀美丽的脸,而且从这个角度可以看以她的胸部最少有36D。

  那周边其它坐在窗边的男客,到现在应该也都在看她,因为我听到他们低声
哇了一声。

  忽然觉得自己很无耻,拿她跟人开这种玩笑……

  他问,「拍,拍好了没有?」

  咔,拍了一张,我的心也跟着猛的一跳。

  张崇凑过来说,「我,你发给我……」

  有风,有点凉,有种很心虚的感觉。

  点了传送。那张照片,有光围着照片四周转了一圈,传递完毕,在聊天框里
变成了灰色……

  很多年后我仍常常后悔这个决定,如果不去开这种玩笑,后来的很多让我痛
不欲生的事儿就不会发生了……

  结局三这个章节的后半部分,是属于这本书的结局,也是下本新书《妻心二》
的第一章开始。

  新书书名叫《我所相信的爱情》。

  很多年前,写《妻心》的时候,其实我同时面临的两个大纲选择,一本书就
是《我所相信的爱情》。

  它原本的优先级其实是高于《妻心》的。

  只是写了开头几章后不是太满意。所以临时作了改变去写了妻心。否则大家
当年看到的就是这本书了。

  ……

  十几年前,我还在作婴幼儿方面的产品。当时会接触到的大都是一些孩子出
生没多久的女人。她们大都是孩子刚满月或几个月大的样子,年龄都是在三十岁
上下,因为刚生孩子不久所以略显丰满,皮肤白里透红,身上带着母乳的清香气。
当时年纪很轻,她们丰膄健康的身体常常让我的心乱跳。我也常常会感受到她们
的幸福。

  所以很有意思的是,林茜的原型其实是有孩子的女人。感谢那些美丽的正在
生命中最美丽的季节的女人们,她们的丰膄跟微笑是我生命中的财富。

  祝她们幸福,祝福我自己,也提前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吧!

  另说一下,平台上缺少的章节,我后面会慢慢更新上来的。大家耐心一点。

  有不少读者反映书贩子骗钱不更新一类的。这个大家如果真的不想花钱就耐
心等一下解禁吧。被骗也不是什么好体验。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