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Suicide Girls】连载 第二章 行板 6 纹身

**小说 2024-06-19 19:5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Suicide Girls】连载 第二章 行板 6 纹身 温馨提醒:请点击右边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
购买/设置 醒目高亮!

【Suicide Girls】连载 第二章 行板 6 纹身

温馨提醒:请点击右边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


作者:Namida.tear
2024/2/7发于SexInSex
字数:13,243 字


  首 篇 引子 1-3    thread-10099924-1-1.html
  上一篇 2.5 顾客    thread-10136995-1-2.html

     ***    ***    ***    ***

              2.6 纹身 The Tattoos

                童晓芳

  「鑫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在女孩脱掉她的白衬衫后,童晓芳就一把抱
住她湿漉漉的身体,又惊又喜——分别了这么久,她实在没想到这个女孩子就像
当初消失掉一样又忽然出现在她眼前了。

  「嗯,芳,我回来了,我今天早晨刚下飞机,过来看看你,也想念你的按摩
了……对了,我现在叫做红蝶,你还是叫我小蝶吧,我喜欢你给我的这个纹身,
所以就用它做了自己的名字。」

  「你的腰……」或许是出于职业原因,童晓芳总是对于女人皮肤的丁点损伤
都分外敏感。

  「皮外伤,没事的。」红蝶笑着,上身微微前倾,双手绕到后背,解开胸罩
的钩子,让那一对水蜜桃般的乳房活泼地跳出来,「刚才雨太大了,把我淋得湿
透了……能不能先借你店里的浴室用用?」

                杨楠

  过山车停下时,杨楠发现工作人员看着他俩的眼神有些诧异。

  很少有人选择在大雨里坐过山车,更何况是他身边这个显得弱不禁风的女孩
——长头发贴着脸,被雨浇透红裙子贴在身上,脸是苍白的,嘴唇也是苍白的,
手在颤抖,眼睛和嘴角却在笑。

  霞儿刚才尖叫得很厉害,而现在她明显已经站不起身了。这让杨楠一下子觉
得很心疼,忙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再扶着她慢慢起来,跨出车体。

  「霞儿,我送你回去吧。」男孩的声音带了点恳求,「都怪我出门不看天气,
这么大的雨,咱们还是改天再来吧。」

  「才不要,」霞儿固执地摇了摇头,「你票都买了,不能浪费,何况……」
她清丽的脸上漾起一丝明媚的笑,「何况现在人少不排队。」

  「要是我知道你没玩过这些,才不会约你来这里,第一次,我怕你身体受不
了。」

  「才不会呢,从前就一直想,但是一个人不敢,这个过山车真是太刺激太好
玩了,刚才的蹦极跳也是……」霞儿似乎恢复了一点精神,轻轻挽住杨楠的胳膊,
「杨楠哥哥,人这一辈子,总要做些疯狂的事情,不是吗?」

  他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看到他沉默,霞儿却开始笑起来,皱起可爱的小
鼻子:「如果不是,那咱俩的见面就都是伪命题了。」

  「呃……是有点疯狂。」他挠了挠头——昨天这场荒唐的一夜情总是让他觉
得很尴尬——说着,他撑开伞挡在霞儿头顶上,「跟做梦一样。」

  「说不定就是场梦呢?」霞儿把头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等你醒了,你一
睁眼,发现我『咻』地消失了,一场梦,就这么没了,嘻嘻……」

  「我才不要。」他有些着急,甚至觉得有些害怕,所以他一下子用力揽住霞
儿纤细的腰,好像真的怕她一下子消失掉一样,「我要……」

  「你~ 要~ 对~ 我~ 负~ 责~ 任~ ,是吧?」霞儿的笑容很可爱,轻轻点着
他的鼻子,学着他的口气说着,然后微笑,「其实真的不用,有了这两天的回忆,
我就很开心了……说不定,我也是轻舞飞扬呢?」

  「轻舞飞扬?那是谁?」他挠了挠头发,不知道霞儿说的是谁。

  「一本老书,感兴趣的话可以百度一下。」霞儿说着,拉着他往跳楼机那边
走。

  「霞儿,要不……」他稍稍有些迟疑,霞儿却立马抛过来一个白眼,「还是
说你害怕了?」

  「操,去就去谁怕谁。」他实在受不了这女孩子的激将法,于是挺了挺胸,
走到了女孩前面。

  「对了,昨天晚上,你哥后来似乎没想过来。」走过空荡荡的排队区的时候,
霞儿忽然低声问。

  「他迷上那个叫婷婷的女孩子了,」杨楠摇了摇头,似乎他说出来的话自己
都有些不可置信,「我哥今天知道我和你出来玩,非让我问你关于她的消息呢。」

  「嗯,我听说你哥弹吉他给人家听来着。」霞儿轻笑,「对了,杨楠哥哥,
你昨天也和婷婷做了,怎么没迷上她?」

  「她和你不一样。」说话之间,两人已经坐在跳楼机的椅子上。杨楠回答者,
感觉有些发窘,就不再说,只是侧过身帮霞儿扣好安全带。

  「如果……换成婷婷是处女,而我不是呢?」霞儿又轻声问了一句。

  「一样,我会爱上你。」他执拗地憋出这句话。

  「你不用对她负责任?」

  ……

                赵霞

  直到座椅开始慢慢上升,霞儿都没听到杨楠回答他的问话。她知道他不会回
答了。

  于是她低头,看着脚下的景物开始一点点变小,变成火柴盒和小蚂蚁。霞儿
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快,用手紧紧抓着身旁这个大男孩的手。忽然,她开始觉得
有点害怕,害怕自己一会就会摔下去死掉,然后想说的话再也没机会说。

  所以她终于开口了。

  「杨楠哥哥,其实你人蛮好的……你知道吗?霞儿也不想梦醒了,就不记得
你了。」她的声音轻的仿佛粘在耳边的雨丝,「知道吗?芳是个很厉害的按摩师
和美容师,所以,我要让芳给我纹个身,就纹一个楠字。你说,纹在哪里好呢?」

  她絮絮地说着,杨楠只是听。然后,霞儿的手一下子被紧紧地反握住了。

  很暖,很安心。

  座椅终于升到了最高处停下,耳边是「呲」的一声响。霞儿忽然觉得自己没
那么害怕了,她把眼睛看向远方,看见远处天际线上的那一抹蓝。

  「杨楠哥哥,你看,雨要停了……」她说。

  忽然之间,霞儿觉得身下的椅子仿佛一下子消失,整个身体开始直坠下去。
她开始尖叫,她几乎看见自己微黄的长头发飘起来。

  这对男女紧紧的相握的手终于没分开。

                童晓芳

  童晓芳的双手从后面轻轻揉着浴缸里红蝶赤裸圆润的肩头,然后,红蝶的手
攀上来,把她的手握住了。

  「好久都没这么舒服过了。」这个赤裸着的女孩子倦倦地眯着眼睛,长出了
一口气。

  「小蝶,几年没见,你越来越漂亮了……在美国读书的日子还好吗?」望着
浴缸里晶莹细致的裸体,童晓芳问话的声音很轻。

  「还好,有冰冰一直在身边陪着我,她这人虽然有时凶一点,可对我真的很
好——最重要的是她管不住我,嘻嘻……」她说着,有些得意地笑,轻轻抚弄着
前胸的血色蝴蝶纹身,「芳,你给我纹的这只蝴蝶真美,凡是见到的人,几乎都
被她迷住了。」

  「还说呢,那次你挨了那一刀,命差点都没有了,想起来就后怕。」童晓芳
的话音有些嗔怪,手却在红蝶肩上微微加力。这让红蝶舒服得哼出声音了。

  「那一刀是我该挨的……嗯,真好。」红蝶边哼,边把这句话说出来,然后,
她用双手把肩上童晓芳的手向下拉,让它们盖在自己的那对鲜嫩的乳房上,「芳,
想想这几年在海外,我什么都经历过了,人生可也算完整了,可是,从来没有一
个人能给我这么舒服的按。」

  「哦?都经历过什么,说来听听。」童晓芳有些好奇——手里握着那对奶子
柔软又有弹性,她开始轻轻地揉捏。

  红蝶开始粗重地呼吸,她把头枕在浴缸边,让自己的身体完全放松下来。

  「读书,拿奖学金,做兼职,洗盘子,做家教,被公子哥儿和投行大佬追,
在星光大道cos 卡通人物,在地铁站门口弹吉他唱歌乞讨,在酒吧跳艳舞,去红
灯区卖春,拍各种各样的A 片,去拉斯维加斯赌钱,被劫持,挨刀子,甚至差点
变成富豪们的盘中餐……」她若无其事地说着,但童晓芳却深深吸了口冷气,忍
不住睁大眼睛去看浴缸里这个婴儿般的身体。她实在想不出这个眼神明澈得有如
少女的女孩子竟然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

  「丰富多彩吧……」红蝶似乎没有察觉,缓缓地带着笑继续说下去,「我遇
到了从前的老朋友,认识了一些新朋友,也和一些人告别,总之,热闹的可以写
部小说了,如果你喜欢在网上看A 片,那你应该能见过我,我的视频都不收费的。
最可怜的是冰冰,她和我不是一类人,但是又不放心我,所以只能勉为其难地跟
着我。对了,有一次我去加勒比海的游艇上参加一场Sexy Orgy ,有个嗑了药的
白人瞎了眼睛想上冰冰,被她三下五除二打翻在地上,然后踩着他的胸口掏出枪
来指着他的头,竟然吓到那家伙大小便失禁,连拍摄都因为这个停下来,嘻嘻…
…」

  「你这样,是为了找你说的那样我不知道的东西,对吗?」童晓芳忽然插了
一句,事实上,她也有点不敢听红蝶再说下去了。

  「当然,我去美国其实就是为了找我想要的东西,所有别的,都是手段而已,
所以,我不在乎,但是我也算是乐在其中,甚至可以说是乐此不疲,谁让我骨子
里流着那样的血。」红蝶苦笑。

  「那你找到了吗?我记得,你说如果你找到了,你会……」

  「没有,虽然我看到了其他一些我原本不想知道的秘密。」红蝶深深叹了口
气,看着童晓芳一脸轻松的样子,忽然狡黠地一笑,「芳,你知道的,我不是一
个愿意轻易改变的人,所以即便最后找不到,我也会用别的我认可的方式把我想
做的事情做完——但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回来的飞机上,我似乎感觉我接近了。」

  「哦……是吗?那……如果真的找到了,你还是要……」童晓芳呆了一呆,
她永远不会忘记当时给红蝶纹身的时候她嘴里始终在喃喃自语的那两个字,但是,
她始终不敢用心去想。她总觉得,有些事情,如果不去想,或许就永远不会发生,
活着没有发生过。

  「当然。」红蝶也没让童晓芳把话说完,双手一撑,从浴缸中站立来,打开
花洒,开始让水肆意地淋在身体上,「那是我的梦,从那一刻就注定了。」她没
有把浴帘拉上,只是用左手托起她的左乳房,右手拿着花洒,把水淋在那只红蝴
蝶上。

  「那你的那些死党怎么办?告诉她们?」

  「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聚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有限。」红蝶跨出浴缸,用
一条大大的棉质浴巾擦拭着身体,「顺其自然,该知道时她们自然会知道,如果
能不知道自然也很好。起码现在知道我想法的,就只有包括你在内的两个人而已,
而且我想,其实你并不想知道,对吗?」

  「嗯,我宁愿我不知道,有时候知道太多不是好事的。」童晓芳叹了口气。

  「感同身受,我这次也知道了很多这些我不想知道的,」红蝶把身体擦干了,
就这样用那条浴巾裹着身体,歪着头朝童晓芳看,「我猜你知道的不只是我这些,
应该还有……比如我爸的事情?」

  「嗯,可也不只是我。」童晓芳说着,把眼睛垂下来,「你还记得王欢吧。」

  「记得啊,很漂亮的芭蕾舞演员,他的女人,也算是我的朋友。上个月我听
他说,她有了。」红蝶的语气很平淡。

  「前几天,王欢不知从哪里知道了他一些之前的事情……」童晓芳皱着眉,
这种不开心的事情总是让她觉得烦躁,于是,她手足无措地抓了抓脸,然后,她
的眼睛落在红蝶递过来的烟盒上。

  「抽一支吧,这样心里舒服些,在我面前不用太拘束自己。」红蝶说着,叹
了口气,自己先点了支烟,「我猜王欢把孩子拿掉了,是吗?」

  童晓芳苦笑着点了点头,抽出一支点上,深深吸了一口。

  「早晚的事,没有不透风的墙,」红蝶也吸了口烟,一身赤裸着在马桶上坐
下来,「做再多的好事,也不能和从前做过的事情抵消掉,跟何况是用谎话来维
持……王欢之所以不要名分地跟着他,对他言听计从,就是觉得他为人可以,现
在,伟光正的人设一旦崩了,她这么做,不奇怪……」她顿了顿,又问,「所以
他要处理王欢了?他告诉你的?」

  「嗯,昨天下午我给他做护理来着。他听说你提前回来,想今天给你接风,
所以安排把王欢的处理推后了两天。」童晓芳说,「其实我看得出,他其实舍不
得。」

  「是吗?呵呵。」红蝶干笑了两声,「他早上给我打电话,说要在海天阁给
我接风,他圈子里的人都来,我告诉她我不参加了,他似乎不大开心,但还是同
意了,所以,我猜,我手上又多了一条人命的血了。所以,今天晚上?海天搂?」

  「嗯,小绿给我发消息了,其实我也不想知道这个的。」童晓芳苦涩地点了
点头。

  两个人一时无语,直到她们面对面地把烟抽完,红蝶才又开口,声音显得有
点儿干涩:「对了,芳,这段日子,他……怎么样?」

  「哪方面?」

  「那方面。」红蝶眨了眨眼睛。

  「还是一样,我的理疗对他一点用也没有。」童晓芳耸了耸肩。

  「嗯,所以他也没要过你。」

  「对,我这个特殊身份,倒让我成了他身边少有的自由人。」童晓芳苦笑,
「但一样,还是有很多人会死。」

  「我猜他还是会一直说服自己那些死掉的人是该死的或者自己想死的。」红
蝶冷哼了一声,然后朝童晓芳抬了抬眉毛,「不说他了,芳,你晚上有事吗?晚
上要不要一起放纵一下?我的时间也不多了,而且起码现在你和我都是自由的。」

  「算了,昨天倒是刚放纵过,而且我答应小耘去她家的。」童晓芳摇了摇头,
「今天是她最后一个晚上了。」

  「外面睡着的那个女孩吗?」红蝶的眼睛忽闪着,「看她很虚弱的样子……」

  「嗯……」童晓芳的眼光有些黯淡,「她白血病晚期了,怕放化疗会掉头发,
就自作主张放弃治疗了……说来也奇怪,很多想自杀的女孩子在死以前都会来我
这里,昨天吴迪做告别演出时,也是我帮她化妆的,看来我这双手真的有些不吉
利。」

  「芳,那是她们信任你啊。女人爱美是天性,临死之前就更要打扮得漂漂亮
亮的啦……其实人总会死,能自己把握的话会从容很多,未尝不是一种幸福,毕
竟能开开心心总比不开心好。这个世界上,这恐怕是我们拥有的最后的自由了吧
……」红蝶幽幽的说着,喷出两道长长的烟,朝窗外望过去。

  ——那些可怕的事情不一定会发生的,说不定这只是一场梦或者一场游戏,
或许过一会儿一切就都会好起来,小耘也是,霞儿也是,小蝶也是。或许,再一
睁眼,我就又睡在卉卉的下铺了。

  童晓芳想着,顺着红蝶的眼光向窗外看出去——不知何时,云收雨住,她只
看见一片蓝蓝的天。

                伍凌

  那个黑色的身影坐在城堡高高的了望塔的窗口,整个身体几乎要融化在那片
蓝天里。半晌,她忽然一把扯掉了这件遮住身体和面目的黑色兜帽袍子,抬起手
让它被凛冽的风卷走,露出那个穿着白裙子的娇小身体——耳朵有点尖,金色的
瞳仁,齐腰头发是淡紫色的,白皙的胸口上纹了一个由许多诡异图文构成的倒立
五角星型的魔法阵。

  她用修长的手指在魔法阵的中心划了一下,皮肤裂开了,却没有血流出来,
只是射出一道金色的光,随着这光,三件东西就悬浮在她面前的空气里——一把
短刀,一条白绫,还有一个装了暗绿色液体的高脚杯。她像是在寻宝游戏里发现
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嘴角稍微上扬,金色的眸子也睁大了。

  于是她先把手指点在那个高脚杯上,让那个杯子飘到她的面前,然后想都没
想,就把里面的液体喝掉。

  然后,她皱起眉头咋了咂嘴,然后开始咳嗽,有血从嘴里喷出来。

  但她似乎不满足,又把手指点向那条白绫,那白绫边飞起来,一端绕住了她
的颈,另一端飞上了窗台上面高悬的一个铁环。身体被拉起来时,她的裙子飞起
来,露出一丛修剪精美的紫色阴毛。

  她的两只雪白的赤足开始蹬踢,她高挺的胸开始剧烈地起伏,她金色的眸子
翻起来,她的紫发在风中飞舞。挣扎里,她又点向了那把刀子。

  刀刃是雪亮的,从她修长的颈上划过去。她忽然转过头,朝着正跑上来的一
个男性身影努力地笑了一下。

  然后,刀光一闪,只一下,血光飞溅,头落。

  「【来自怡红快绿社区系统的自动通知】用户『知天命』:是否确认执行自
杀操作?请注意,本论坛没有复活机制,一旦自杀,您所有的记录都将不可恢复。
是否确认?」

  一条信息从伍凌的手机上弹出来,她只是瞟了一眼,手指操作着鼠标左键在
那个「是」字上点了一下。

  电脑屏幕上,那具穿着白裙子的身体和那颗紫头发的头颅开始一起落下去,
越落越快,终于狠狠地拍在铺满黄沙的地面上那个更大的倒置五芒星魔法阵里,
鲜红的血从尸体下面漫出来,最终染满整个屏幕。

  然后,风吹过,一切都消失了,只留下黄沙之上的一行血字——知天命,自
杀成功。

  看着屏幕上的字,她微笑——网络世界里,这样便是结束,这个账号下面所
有的一切一切,可能只能在服务器的最深处找到一点骨灰。

  ——那,伍凌,你说现实中,是什么样子?还是……这也是另一场游戏?

  伍凌微笑着问自己,然后就听到敲门声响起来。

  「来得真快,长发妹,你的效率真高。」她笑起来,随手抓了桌上的药瓶,
倒了几片药在手里,然后吞下去。起身去开门的时候,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白色
家居服,用衣襟把原本裸露的乳头遮住了。

  「您是……大……法官?」

  披着红黑相间雨披的快递员显然没想到门里的「大法官」会是这样一个穿着
一身白色家居服,有着栗色短发的漂亮女孩,他磕磕巴巴地说着,直到伍凌伸手,
才有些迟疑地递上那两个绑在一起的快递盒子。

  「谁说女孩子就不能是大法官了?」她微笑,扶着门框,把盒子接过来是,
不经意间,手指碰和男人的手碰了一下。

  这让这个小伙子明显有些冏,他红着脸低下头,视线却落在她的脚上,呼吸
有些急促,稍稍吞了口口水。

  她没穿鞋,正一只赤裸的脚丫踩在门槛上,白嫩而细致,趾甲是天然的颜色。

  「我的脚好看吗?」她冷不防问了一句,小伙子一颤,一下子不知所措。

  「要不进来喝杯水,雨停了再走?」她微笑,朝他歪了歪头。

  「不不,谢了,我先走了……」他终于逃也似地走开,关门的时候差点夹到
门槛上的那只脚。

  当然,伍凌及时把脚缩回来了。

  望着关上的门,她摇头笑笑,掂了掂手里的快递盒子,信步走回到客厅,一
屁股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拿出一把拆信刀,开始拆开第一个快递盒子。

  盒子里,是十个胖乎乎的黑色木雕小人,装束不同,但都笑嘻嘻的,站在一
条棕色的生牛皮带围城的栅栏里。她一个个的把小人拿起来把玩,摸摸这个胖嘟
嘟的脸,捅捅那个的小屁股,再碰碰另外一个胯下那小小的黑色的小鸡鸡。

  然后她起身,把这十个小黑人仔仔细细地逐个摆在书架上,或站或卧,组成
一副可爱的图画。那十个小黑人旁边,斜斜地放着一本论文。

  《女性死本能研究》,作者:李天然,伍凌。

  「天然学姐,你知道我的幸运数字的。」她对着那本论文说,然后,把中间
那个带着法官假发的小人拿下来,翻过来,去看他脚心上刻的字——左脚心上,
是E.R.S.三个缩写字母组成的一个长发女人头像,而右脚心上,是个阿拉伯数字
5.

  「学姐你知道吗,刚才那个快递小哥虽然不是帅哥,但其实我真的蛮想和他
做爱的,可惜他被我吓跑了。」她拿着那个小黑人坐回到沙发上,呼吸有点急促,
「毕竟,这份快递与众不同,这是单程车票,她做出来,他给我送来,然后,我
再分给其他那些买票的人。」。

                赵霞

  「好啦,我到了。」花店的门口,霞儿勾着比她高一头的男孩子的手臂,她
的那条红色连衣裙和她的头发都已经被风吹得几乎干了,「杨楠哥哥,今天真开
心,想起最后那个跳楼机我的心就还止不住地跳。」

  「霞儿,我在这给你店里帮帮忙吧,然后晚上咱们一起吃饭?」杨楠却没有
松开她的意思。

  「算啦。」霞儿微笑,「我要回去照顾我的花儿了,而且,我从来都是过午
不食。这些活,你们男人干不来。」她说着,却把头轻轻靠在男孩肩上。

  忽然旁边一声轻咳。霞儿一惊,忙抽出手来,回头,才看见她的花店里走出
来那个白衣女郎——瓜子脸,留着披肩发,穿一件宽松的套头衫,白色的七分水
洗裤,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

  「何静!」霞儿嘟起嘴嗔怪,「吓我一跳。」

  「脸都红了。」何静笑了笑,嗓音清澈而圆润,仿佛清冽的甘泉。她抬手刮
了刮霞儿的鼻子,转向旁边的男生,「你的小男朋友?」

  霞儿低着头,却看到旁边的杨楠拼命的点头,脸不由得更红,低低说了声,
「杨楠哥哥,你讨厌。」

  「杨~ 楠~ 哥~ 哥~ ,叫的好亲昵呢。」何静微笑,边说大方地向男孩伸手,
「何静,霞儿的好朋友,也是她房东。」

  杨楠似乎有些尴尬,看着何静伸出来的纤细手掌,迟疑了下才伸手和她轻轻
握了握,便放开。「我叫杨楠,在警校读书,霞儿的……朋友。」

  「原来这就不敢说是男朋友了。」何静歪着头笑起来,一脸揶揄地瞟了眼满
脸通红的大男生,然后转头揉了揉霞儿的小脑袋,「霞儿,你应该再去看一次
《冰雪奇缘》 ,那里面有条人生哲理,女孩子不应该嫁给刚认识的男人。」

  「何静你讨厌死了。」霞儿觉得自己的脸一下子发烧了,忙把话题转开,
「上午小绿来过,要找你。」

  「嗯,那家伙联系我了。」何静甩了甩头发,走向路边停的一辆银色奔驰,
「好了,先走了,不给你们当灯泡。」

  「何静,你去芳那里?」霞儿问了一句,「她总是很忙,要不要我给她打个
电话,我还没和她说呢。」

  「没事,一切随缘就好,还有,我想你会喜欢我的新头型。」何静留下一句
话,便上车。

  「霞儿,我觉得这个何静的声音有点熟悉。」看着车开走,男孩轻轻把霞儿
的手捏在手里。

  「她是电台着名的DJ,如果你听广播,应该听过她主持的节目。」霞儿笑起
来,「我是她的听众,后来给她打过热线,一来二去就成了她的小迷妹,后来开
花店,想不到租的还是她家的底商。」她停了停,忽然轻轻抱了抱杨楠的腰,
「杨楠哥哥,不早了,快回去吧……今天很好,我从来没在游乐场玩得真么过瘾,
真的谢谢你。」

  「你喜欢以后我再陪你去呗。」男孩笑着,低下头用额头顶着霞儿的额头,
把她的细腰搂住了,「对了,你真要在身上纹我的名字?」

  「嗯,你还没说想我纹在哪里呢。」

  「我没想好……在这么漂亮的身体上写名字,好像我是那个没素质的游客…
…」他想了想,忽然说,「要不脖子后面吧,今天我发现你那里有一块胎记。」

  「胎记?」霞儿一怔,然后就释然,「我知道了,好,说到做到,明天给你
看。」

  「不急啦,来日方长,说眼前的,真不用我陪你?」

  「不用啦,快走吧,如果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对了,记得把我告诉你的
那个地址给你哥,婷婷有时会在那里唱歌的。」霞儿说着,勾住他的脖子,在他
嘴唇上浅浅地啄了一口。

  想抽身出去时,她包里的手机却忽然响起来,她想躲到一边去接,但是杨楠
并没有把她的腰松开。所以她只能在他怀里接起来,只是听,然后微笑着点头,
说了声「晚上见。」,就把手机挂断了。

  「霞儿,晚上有人约你?」

  「嗯,」霞儿点了点头,沉默片刻,忽然问,「杨楠哥哥,如果霞儿又去做
了什么疯狂荒唐的事情,你会生气吗?」

  「不知道,」男孩故作轻松地说,「不过我觉得我的霞儿不会太荒唐的,所
以,我才不会生霞儿的气。对了,今天晚上你又约的那个帅哥啊?」

  「非也非也,约我的是个美女,」霞儿朝他笑了笑。她原本心里还有一点点
酸,但是看见这个大男孩紧张兮兮的样子,她忽然又想和他开个玩笑,「如果你
对那个美女感兴趣,要不你也一起,我介绍你们认识下?」

  「不了。」男孩有些尴尬地搔了搔头,「你需要就随时叫我吧。不需要的话,
我不打扰你的约会了。」

  「嗯,」霞儿点头。忽然,她的眼睛一亮,指着天边,兴奋得双脚直跳,
「彩虹,杨楠哥哥你看,彩虹!我还从来没看过真正的彩虹呢!」

                孙莉

  雨后的湖边,绿柳依依,天色放晴,一道七色彩虹横过天际。湖边的四个女
人——三个活人和一个死人,都没有穿衣服。

  看着这彩虹,孙莉忽然觉得老天对笛子还是很好很好的。

  几件湿衣服,搭在红色宝马的前机盖上。草地上,星儿懒懒地躺卧,四肢软
软地伸展开,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大青石。

  青石旁是一行柳树,柳树上是那个悬挂的纤细身体。

  吴迪就这样静静悬挂在柳条之间。经过方才这一阵急雨,她的身体已经被冲
洗得一干二净,侧着头,神情之中有几分释然和陶醉,俏皮地伸着舌头。皮肤在
雨后的阳光下白得有些晃眼,光洁而玲珑的背上,纹着一对羽翼样子的纹身。手
和脚自然垂下来,几片淡紫红色的尸斑分外醒目。

  她面对的方向,是那波光粼粼的湖面,碧空如洗,彩虹的颜色明亮而鲜艳。

  「真美,像是在画里一样。」韩露躬着腰,认真地看着取景框赞叹着——她
的白皮肤在阳光下显得有些透明,只是在小巧的翘鼻子上有点点的汗珠。

  「笛子从很早就喜欢这个湖,也从很早就喜欢吊。她说过如果有一天不再唱
歌,就来这个湖边上吊,人们都以为她是开玩笑的……她家里的跑步机前面,就
挂着这个角度的一副油画,星儿画的……」孙莉坐在草地上,把一条腿直直地伸
出去,另一条腿蜷着,信手玩弄着自己大辫子的辫梢,「露露,知道笛子留下的
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

  「是什么?」韩露问着,又让手里的韩朋朋变换了一个角度。

  「她说,我要进到画儿里了。」孙莉说着,轻轻叹了口气,用辫梢在自己翘
挺的乳头上扫过,乳头随着直直地竖起来。

  「莉莉,你一直陪着她?」星儿翻了个身,俯卧在草坪上,双手托着腮,两
条腿翘起来,「你们做爱了?」

  「嗯,就在她脚下的那块石头上,」孙莉的呼吸有些急促,「我让她掐我的
脖子,因为我想体会一下她吊起来以后的感觉。」

  「像这样?」陈星忽然起身,从后面贴上孙莉的身体,两只手环住她修长的
脖子。

  「嗯,对。」孙莉觉得自己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努力地把脖子伸直,方便星
儿的手和她的颈部更大范围的接触,「星儿……用力……」她说着,合上眼睛,
一只手按在陈星的手上,另一只手伸到自己双腿之间。

  陈星没说话,只是手上开始用力。孙莉觉得星儿这次更用力了些,让她的呼
吸开始困难也开始疼痛了,于是她闭上眼睛承受,开始呻吟,下身的手指把阴蒂
的包皮推起来,把中指按在上面。

  这样半晌,陈星的手松开,孙莉睁开眼睛,长长地出了口气,神情之中带了
三分怅然。

  「终究是不一样……」她苦笑,任星儿把头搭在她肩上

  「我猜你不会选这个方式。」星儿的声音依旧低低软软的。

  「应该不会,我只是想体会一下笛子的感觉而已,」孙莉摇头,「星儿,知
道吗?我来自海边,在我们那里,死了人,不会埋到土里,只会扎个筏子,把尸
体放上去,然后直接漂进大海,成为鱼儿们的食物……人原本就是从水里出生的,
所以,死也应该回到水里。」

  她说着,脸颊开始有些泛红,抬眼,却看见韩露的相机正对着自己。

  「莉莉,星儿,你们也在这里多拍几张吧,这里太美了。」韩露说着,眼睛
里闪着光,「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完全放开就好,拍照的事情交给我。」说
着,她似乎有点口干舌燥,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嗯,星儿……咱们去那块石头上……」孙莉起身,拉着陈星向吴迪悬挂的
树旁走过去——赤脚踩在草地上,她感觉有些痒,却软软的很舒服,鼻子里,是
清新的芳草气味。

  「莉莉,昨天我和张睿做爱的时候,就在张晨的脚下面,张晨也像吴迪一样
这么挂着。」陈星随着孙莉的脚步,声音低低的,但是呼吸很急促。

  「星儿,我想要你……」孙莉低低叫了一声,一下子把陈星赤裸的身体推到
在青石上,把她的一条手臂按在脑后,然后便翻身跨坐在了星儿的身上。

  可能是因为后背上冰凉的触感,星儿反射似地哼了一声,似乎想说什么,却
已经孙莉被扑面而来的狂风暴雨般那阵没鼻子没眼睛的乱吻淹没了。孙莉觉得自
己有些难以自控,嘴唇不停地落在星儿的脸上、唇上、胸前和腋下,那一对象牙
般洁白的乳房自然下垂,不大的深棕褐色乳头轻轻触碰着陈星娇嫩的酥胸,一条
长辫子堆在陈星的耳畔。

  孙莉骑在陈星身上,知道自己耳边的发丝可能会弄得星儿有些痒,她的粗暴
亲吻可能会让星儿一时间透不过气来,但她更知道星儿是喜欢这样的,因为星儿
已经开始呻吟,把手臂勾在孙莉的背上,迎着她的亲吻向上挺起胸。

  还有,星儿没闭上眼睛。

  ——星儿在看什么?笛子的翅膀?天上的彩虹?还是我的眼泪?

  ——还有,韩露在拍我们吗?这样子,会让韩露再湿一次吗?

  孙莉懒得想了,她只是在疯狂地吻星儿,几乎这样暴风骤雨地吻了五分钟,
她才觉得自己的冲动平负了些,于是,她的吻渐渐止歇,喘着粗气伏在陈星身上,
感觉星儿的腿盘上了她的腰。

  「莉莉,你还会留多久?是不是就打算走了?」陈星舔着孙莉的耳垂上的钻
石耳钉,声音低的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够听见,「刚才,在露露的电脑上,你做了
一些事,是吗?」

  「还不知道,不过应该很快了吧。」孙莉怔了怔——其实她知道星儿会猜到
她刚才做的事情的,所以她没否认,只是骑在陈星身上,手指在女孩峰顶的巧克
力色的乳头上轻轻揉搓——交叠的赤裸曲线和粗糙的石头,形成一副好看的构图。

  「星儿,我买了一张车票,但是,不知道发车的时间。」半晌,她说着,懒
懒地翻身,躺到了星儿的身边,肆意地张开手臂,让后背和石头贴在一起,「星
儿,你会怪我吗?」

  「不会,昨天晚上咱们就说过了。」星儿侧过头,伸出手指,轻轻玩弄孙莉
乌黑柔长的腋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这世界上,原本就没有什么天长
地久。所以,当下才只得珍惜。」

  「嗯……」孙莉被星儿撩拨得有些痒,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星儿,我实在
是厌倦现在的生活了……」她说着,身体顺着石头往下滑,屁股坐到草地上,后
背靠着石头,依旧张着手臂,看着星儿的舌头轻轻在自己柔软的腋毛上上留下一
颗颗的露珠。

  「你不是很喜欢你的事业吗?」星儿跨坐到孙莉身上,嘴唇从孙莉的腋下一
路亲吻到她高挺的乳房上,然后把乳头含在嘴里,张开嘴吸吮,尽力地把更多的
乳肉吸进嘴里。

  「真好……」孙莉呻吟了一声,手抱住星儿的头发揉搓着,仰起头——眼前
正是吴迪的双脚,她依稀能看到那个悬挂的天使腿间紧闭的肉缝。

  她知道,吴迪是有翅膀的,但是她没有。

  「月满则亏,」孙莉喃喃地说,「笛子说她讨厌走下坡路,我也是。或者说
我比笛子还贪心,贪心到甚至会讨厌一成不变的风景……《绝响》,是顶点,我
们的顶点。」

  「抛物线,」星儿松开嘴,轻声说,「和楠楠一样。」

  「对,和楠楠一样,」孙莉感觉星儿的嘴在她小腹上盘桓,于是把双腿大大
地分开,「我们都一样,花了很大的气力来到一个高的地方,用力地跳出去,向
着月亮……或者彩虹,飞过去,然后在最高点坠落,画出一条抛物线。」

  「莉莉,你后悔吗?」陈星说着,蹲下身去,双手按着孙莉两条大腿地内侧,
脸顺势埋在了她茂盛的阴毛丛里。

  孙莉听见星儿吸气的声音,她知道星儿在嗅她的体味,那股与生俱来的茉莉
花味道。

  「不后悔,即便不能摸到彩虹,至少,会有一刹那更近距离地看到。」陈星
的舌头碰到孙莉阴蒂的时候,孙莉止不住颤抖起来,「可是,我也没办法像笛子
那样开心……」

  「因为起跳前的代价吗?」

  「嗯,这些年我为了跳舞,已经付出了很多,也放弃了我最宝贵的东西,现
在到了顶点,一下子觉得不知道再想要什么,以前能忍受的,现在也都觉得很难
忍受……」

  「莉莉,你是说……?」星儿停下来,从她胯下的抬起头,望着孙莉的脸。

  「你知道我的英文名字Lily是什么意思吗?」孙莉嘴里问着,脚踩在地上,
双腿大大地分开,努力把胯顶出去,同时向下按着星儿的头。

  舌头进入身体,带来一阵剧烈的战栗。

  「没错,是婊子!我他妈的就是个臭婊子!」她终于骂了一句,眼泪不由自
主地淌了下来。

  星儿仿佛没听见一般,撅着屁股蜷曲在地上,头埋在她修长的双腿中间,双
手在光洁的大腿内侧摩索着,激烈地用舌头进出着她的身体。

  「星儿……哦……天哪……给我……星儿……哦……给我,给我,给我啊!」

  湖边,微风拂柳,沙沙作响。在这阵阵柳浪之中,孙莉眯起眼睛,依稀看着
天边的彩虹一点点的淡下去,放浪的呻吟声微微有些发颤……

                童晓芳

  「芳……你在哪呢?」听见外面苏耘呻吟般的呓语,童晓芳一怔,看向伏在
按摩床上的红蝶,却看到她眨着一对黑白分明的眸子,朝她摇了摇头。

  她会意,于是开口,「小耘……等我一会。」

  「去陪她吧,我在这里睡一下。」红蝶翻过身,一身赤裸地躺在按摩床上,
肆意的露着胸口上的蝴蝶纹身,朝童晓芳笑着,脸上却有点疲惫,「你要是出去,
不用管我,睡醒了我帮你锁好门。」

  「好,」童晓芳起身,赤着脚走进洗手间,按了下马桶上的冲水键,同时对
红蝶眨了眨眼睛,「小蝶,我欠你一次全身按摩。」

  「找机会吧。」红蝶伸了个懒腰,「我的事情起码不会是今天晚上或者明天
早晨就做。」

  「无论如何,好好休息。」童晓芳的嘴角勾出一丝无奈的笑,转身走到外间,
却看到椅子上小耘正倦倦地揉着眼睛。

  「芳,我睡了多久?」小耘的精神似乎好了点,脸颊上稍稍有了一抹血色,
「我睡着之前,好像听见外面下雨了。」

  「一阵急雨,现在已经停了……好像有彩虹出来了呢……要不要我扶你去看?」

  「不用了,我有点乏,实在起不来。」苏耘虚弱地摇摇头,「况且,一会彩
虹也就散了,看到个消散的尾巴,也不会太开心,还不如自己脑补一下。」

  「也好,现在保持状态是你最重要的事情。」童晓芳说着,给小耘端来一杯
温热的参茶,「今天我推了所有的预约,只为你一个人服务,一会我先给你纹身,
等营养做完了我陪你回家,今天晚上,我都陪着你,哪也不去。」

  「好,谢谢你。」小耘眨了眨眼睛,「我也有些事情要告诉你,我的纹身图
样,你看到了吧……」说着,她忽然停下来,侧过头听,「芳,有敲门的声音。」

  「不管他了,」童晓芳摇头,「别人今天我概不接待。」

  「还是去看看吧,至少……和人家说一声。我不想因为我让别人白跑。」

  「也好。」童晓芳点头,踩上高跟鞋,窈窈窕窕地走出去。

  莫名其妙地,她眼前浮现出苏耘的那张纹身图样来——一把船锚,三个字母。

  E.R.S.

                (待续)

   冰雪奇缘(Frozen):是一部2013年以电脑动画技术制成的音乐奇幻喜
剧3D电影,迪士尼动画制作,迪士尼电影公司发行的第53部迪士尼经典动画长片,
改编自安徒生童话的《冰雪女王》。由Jennifer Michelle Lee 编剧,Chris Buck
和Jennifer Michelle Lee 为联合导演。电影描述了一位勇敢的公主Anna,在一
个采冰人和他忠诚的驯鹿以及一个有生命的雪人陪伴下,踏上旅程去寻找她的姐
姐Elsa,一名拥有冰雪魔法却意外冰封了整个王国的女王。在电影中,Anna曾经
和初次相见的小国王子Han 一见衷情,但Elsa不赞成这段感情,说女孩子不能嫁
给一个刚刚认识的男人,而后来证明Hans只是贪图她的王国。因此,在本片续集
Frozen II 里,Anna因为「要嫁给一个刚刚认识的男人」被Elsa等多人反复吐槽。


     ***    ***    ***    ***

  下次连载可能要将近三月份了

  首 篇 引子 1-3    thread-10099924-1-1.html
  上一篇 2.5 顾客    thread-10136995-1-2.html

温馨提醒:记得点击左下方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