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和两个熟女的故事】(11-12)

**小说 2024-06-19 19:5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和两个熟女的故事】(11-12) 温馨提醒:请点击右边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
购买/设置 醒目高亮!

【和两个熟女的故事】(11-12)

温馨提醒:请点击右边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


作者:lufulian1959
2024/2/16发表于:色中色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168 字


               十一

  我和蓓蓓姐就这样保持着三天一小操,五天一大操的节奏过着我们的生活,
不知不觉到了年底,按照蓓蓓姐定下的公司规定,公司要搞一次全体员工的聚餐。

  周五的晚上,整个公司的几位员工正坐在一家酒楼吃着饭,坐着吃饭的我突
然感到裆部被一个东西触碰,我稍稍移动一下身体,朝椅背一靠,用眼睛的余光
一看,发现竟然是蓓蓓姐伸过来的一只丝袜脚,没想到她在这样的场合下竟然这
样玩,也幸亏今天我们吃饭的这个餐桌是长条形的,如果是那种圆形餐桌,她的
脚还真不好伸过来。我朝她一看,看到她对我眨了一下眼,我于是用手在她的丝
袜脚心挠了一下,然后感到她抽回了丝袜脚,接着她起身走开,大家继续吃饭,
过了一小会儿,我也起身离开,看到蓓蓓姐站在酒楼的外通道的尽头朝我招手,
我走过去,她拉起我的手,就把我拉进酒楼的卫生间,看来她的意思是和我来一
场卫生间大战,而这家酒楼的卫生间也很有意思,是不分男女的,没有小便池,
只有带门的隔间,大小便都得在隔间解决,我和蓓蓓姐进了最靠里的一间隔间,
蓓蓓姐先拿出纸巾垫在座便器的盖子上,然后自己坐在上面,我站在,她伸手拉
开我的拉链,掏出我的鸡巴开始给我口交起来,我们还没有在这种公开场所操过,
现在这种刺激确实带来了一种奇妙的体验。

  因为是酒楼的卫生间,所以里面会飘着一股尿骚味,而对于想快速来一炮的
我和蓓蓓姐来说,这气味还起到某种春药的效果,嗅闻着这股尿骚味,我的鸡巴
又被蓓蓓姐的嘴巴含住,突然来了尿意,我低声说道,姐啊,我想尿了,尿你嘴
里,如何。

  蓓蓓姐立马吐出我的鸡巴,说道,不要。然后她起身,掀起马桶盖,我伸手
拦住她的腰,她半侧着身,我挺着硬硬的鸡巴晃了晃,低声说道,姐帮我扶一下,
对准些,别尿到外面了。蓓蓓姐一听,嘴上嗔怪道,就你事多。可她还是伸出手,
捏住我的鸡巴,被这样一个美熟女看着还被她的手捏住鸡巴,虽然有尿意,可还
是调整了一会儿,一股温热的尿才从鸡巴前端滋出,当我尼尿完,蓓蓓姐还很贴
心地给我晃了几下鸡巴,让挂在鸡巴尖的尿滴完成滴进座便器里。

  我尿完了,可是蓓蓓姐并没有将手从我的鸡巴上移开,相反的是她还握住了
我的鸡巴,开始轻轻地撸动起来,她这样做也很容易理解,毕竟我刚尿过,她不
太想用嘴巴给我口交,虽然她此时是想我的鸡巴操她的小骚逼的。

  想到这里,我的鸡巴也硬了,正是可以操逼的硬度,想着包间里还做着其他
同事呢,还是来一发快炮吧。

  我让蓓蓓姐扶住水箱,两条腿分开站立在座便器的两侧,她现在是俯身背对
我,我挺枪插进她的小骚逼,因为是在这样的场所,蓓蓓姐不太敢放声叫,只是
扭头过来,让我看到她的表情,本来不看到她的表情还好,看到她那种被我微微
插痛的表情,让我更兴奋了,我故意地加大抽插力度,她则伸手过来,拍打我的
腰部。

  我正这样插着蓓蓓姐,突然响起脚步声,有外人进来,我停住抽插,听到有
人走近我和蓓蓓姐所在这个最靠里的隔间,大概看到门锁上有人字样,又走到旁
边的隔间,大概看到里面是个座便器,然后又走到最靠外的隔间,因为这个酒楼
的卫生间只有那间是蹲便设施,只听到那人走了进去关上隔间门,然后开始排便,
大概这个人是因为吃坏了肚子,所以此人排便是喷射型的,声音也很响,所以我
此时也在这种声音的掩护下,开始轻轻抽插起蓓蓓姐来,蓓蓓姐扭头用讶异地目
光瞪着我,那意思仿佛在说,你怎么在这样的场景下还有操逼的兴致。

  我正轻轻地操着蓓蓓姐,听到隔壁的冲水声,这时那人完成排便了。我也停
住抽插,不发出声音,等那人走了出去。才放开,因为是在这样的场所操逼,所
以也不多玩花样了,就这样一个姿势加大节奏,尽快在蓓蓓姐的骚逼发射,随着
我的鸡巴前端一抖,一股热精从我的阴囊里的睾丸内流出,灌注进蓓蓓姐的小骚
逼里。

  射完后,我们简单处理了下去,就出去了,继续回到餐桌前继续吃完团建餐。

  这次公司聚餐之后,就是春节假期,春节假期过后没多久就是情人节。

  情人节那天,我在公司上班的时候,蓓蓓姐就发信息给我,让我晚上去她那
里。我知道晚上必然有一场大战,下班后,蓓蓓姐先是和我在公司附近吃了晚餐,
吃完后坐着她的车到了她住的地方。

  我和蓓蓓姐进了房间,蓓蓓姐让我坐在沙发上,然后她进了厨房,从冰箱里
拿出一个蛋糕,然后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蓓蓓姐开口说道,今天是我们相识以
来的第一个情人节,我买了蛋糕,咱们庆祝一下。我心道,这个骚货还挺有情趣。
这时,她又从厨房里拿出两个高脚杯和一瓶红酒。

  我们喝着红酒吃着蛋糕,然后不知不觉就吻在了一起,我们身上的衣服也脱
了去,只有蓓蓓姐的腿上还保留着一双灰色长筒丝袜,她本来也要脱掉的,我让
她保留着的。

  看着我挺拔的鸡巴,我说,我们换一种吃法,说着我抓起蛋糕上的奶油涂在
我的鸡巴上,蓓蓓姐一看这个,笑道,你花样真多。看她还是很配合,伸嘴吞含
起我这根涂着奶油的鸡巴,可以说算是一根奶油味道的鸡巴。

  蓓蓓姐正舔舐着我这根奶油鸡巴,突然我的手机响起,我拿起一看,是韩姐,
她发起了视频通话,我点开。

  看到脸有些发胖的韩姐,看来怀孕的她营养很好,韩姐问道,今天情人节,
你干啥呢。

  因为很熟悉,我也不隐瞒,直接说,操逼呢。和谁啊。和蓓蓓姐啊。人家也
想被你操。说着韩姐还把镜头朝自己肚子一移,说道,都怪你,把人家的肚子操
大了,现在操不了逼了。

  果然女人都是不讲理的,明明是她要借种,她这样一说,反而是我的错了。
这时韩姐又说道,你别挂电话啊,你把电话放在旁边,我要看你操那个骚货。因
为我们三人都很熟了,所以韩姐说起话来也很无所顾忌了。

  说着我把电话支在茶几上,嗦含着我的鸡巴的蓓蓓姐还利用机会跟手机里的
韩姐打了个招呼,还说了句,我有根奶油鸡巴吃,你那边没有得吃吧。

  那边的韩姐说道,你个小骚货,阿金给我狠狠得操她。韩姐说完有点哀怨,
我朝手机一看,不知道她从哪里弄了一根电动棒,然后她说道,快,你们操起来,
我要看着你们操起来。

  我很关心地说道,韩姐,你别把电动棒插太深,别影响到我们的孩子。

  韩姐说道,没事,我就用这个,在外面摩梭,不放进去,你别管我了,你快
操她。

  在这样有一个人通过手机看着操逼的场景实在是很特殊,有一种偷情的快感。

  这时,我又抓起一些奶油,涂在蓓蓓姐的骚逼处,然后我伸嘴在她的骚逼处
舔了起来。

  这样舔了一小会儿,我的鸡巴也已足够梆硬,蓓蓓姐也已到了挨操的状态,
正是我的鸡巴插入的好时机,我再次在鸡巴上涂了一些奶油,是把奶油当作润滑
油,我的这根涂着奶油的鸡巴很顺滑地插进蓓蓓姐的小紧逼,我边插着蓓蓓姐,
嘴里还说道,让蓓蓓姐的小妹妹也尝尝奶油鸡巴的味道。这时被我插着的蓓蓓姐
接道,蓓蓓的小妹妹太喜欢奶油鸡巴了,好好吃。

  她这样说,我能够感受到,她的骚逼紧紧地吸着我的鸡巴,我的鸡巴每一次
抽插都好像一个前端被挂住的弹簧,每次向外的拉伸都会让下次的弹回更深,这
使我的鸡巴更深地插入蓓蓓姐的骚逼,我的鸡巴前端被蓓蓓姐的子宫头吸着。

  我这样一边用奶油鸡巴抽插着蓓蓓姐的骚逼,一边舌头和蓓蓓姐的舌头在蓓
蓓姐的嘴里勾缠着,这样一边操逼一边舌吻的感觉太爽了。

  连手机里的韩姐看到都有点受不了,只听她说道,阿金太会操了,人家也想
这样一边操着逼一边接着吻。

  借着韩姐说着话,我和蓓蓓姐换了个姿势,我采取背入式插着跪在沙发上的
蓓蓓姐,我把鸡巴插进蓓蓓姐的骚逼后,就不动了,然后我说,姐,你动吧,让
我稍微歇一会儿。

  说完,蓓蓓姐就挺动起屁股往后使着力套弄着我的鸡巴,这样套弄了一会儿,
她还停下,不再前后运动,而且屁股紧贴我的耻骨,开始扭动屁股带着我的鸡巴
打起转来。

  手机里的韩姐看到这样的场面,说道,这个骚货太骚了,这是要把我的阿金
给彻底套住啊。

  看来韩姐有点吃醋了,心道这两个女人雌竞起来,倒是便宜我这个她们共同
的炮友了。

  我一边享受着蓓蓓姐的套弄和她的屁股的撞击,一边对着手机里的韩姐说道,
韩姐啊,你啥时候回来,小阿金想你来,啥时候回来,大家一起玩耍。

  手机里的韩姐听到我这样说,说道,阿金,你这样说,姐有的感动,你身边
有这个骚货,竟然还想着姐,等姐回去,要好好侍候你。

  现在有个人通过手机视频来看我操逼就如有个啦啦队看你打球一般,会助长
人的能力,因此在这样一种情况,把我和蓓蓓姐都带入一种欲仙欲死的状态,蓓
蓓姐好像特意想刺激手机里的韩姐似的,我不做什么大幅度的动作,她都叫得很
大声,好像我把她操得很爽似的。

  当我加快速度抽插,要在蓓蓓姐的骚逼里发射时,手机里的韩姐说道,阿金,
你快操死这个骚逼,快把这个骚逼的肚子操大,让她也怀孕,也怀上阿金的小宝
宝。

  韩姐这样说,无异于加油,我一个没忍住,在蓓蓓姐的骚逼里发射出一股热
精,发射后,我和蓓蓓姐在韩姐看着的情况下,抱在一起亲了很久才分开。

  和蓓蓓姐这次情人节大战之后的某个周末,突然收到韩姐的信息,发来一个
地址,我一看是一家三甲医院的国际部,韩姐还在地址后,快过来,姐想你了。

  我打了个车去了她发来的地址,在大厅对了信息,让韩姐通过电话确认了,
我才走到韩姐所在的病房,或者说,产房,这就是韩姐要产下我和她造出的孩子
的地方。

  一进门,韩姐就像很多在酒店偷情的男女一样,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了门
把手上,这种大医院的国际部就像酒店布置一样,里面的布置也是酒店套房一样,
只是多了些医疗器械和在床边设置有呼叫医生和护士的按钮。

  韩姐看到我,也不多说什么,把我拉到床边,然后她坐在床上,让我面对着
她站着,我的裆部正好处在她的脸部,她伸手拉开我的裤子拉链,掏出我的鸡巴,
用手握住,然后用舌头尖触碰着我的马眼,我看着这个肚子鼓起来的熟女,心里
油然产生一股征服感。

  韩姐吐出我的鸡巴,继续用手撸动着我的鸡巴,说道,人家好想这根东西啊,
人家的小浪穴都想死这根东西了。

  说着她向后一躺,张开双腿,露出骚穴对着我,那意思是让我插入的意思。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你现在这样,还能做吗?韩姐笑着对我说道,当然可以,
现在还能够做,再过段时间就不能了。

  说完,她还用手掰开自己的骚穴,听完她这样说,我小心翼翼地插入她的骚
穴,我还没动,她就开始动了起来。

  因为怕影响到她肚子里的东西,所以我的抽插都不敢到底,大概只插到一半
处就开始往外拔。大概韩姐也感受到了我的这个行为,她的身体往后一退,让我
的鸡巴滑出她的骚穴,然后她俯身过来,用嘴巴含着我的鸡巴,开始吞吐起来,
这样也好,操骚穴毕竟有可能会影响她肚子里的孩子,她这样给我口交倒没有什
么影响,因此我突然把她的嘴巴当成了一个骚逼来操了,我伸出双手抓住她头,
然后我的鸡巴使劲往她的嘴里捅,我感受到鸡巴前端几乎抵住了她的扁桃体了,
她的舌头就被我的鸡巴压在下面动弹不得,如今我把她的口腔当成了阴道,我的
鸡巴在她的口腔里抽插着,她呜呜地说不出话来,但从她并没有阻止我控制住她
的头以利于我的鸡巴抽插她的嘴巴的行为,可以看出她不排斥这样的行为。

  而且她的口腔里自带的温度和口水也让在其中抽动的鸡巴体验到和插骚逼不
同的感觉。我的鸡巴一个没忍住,就在她的口腔里发射了,当我缓缓射完,我的
鸡巴往外抽,她趁机帮我清理着鸡巴,把马眼处的精液舔干净,然后我看着她,
把我的精液吞下肚子里。

  她吞下我的精液,这和我把精液射进她的骚逼里一样,都是我的精液进入她
的身体里。

  她给我完成了口爆之后,我搂着在这间产房里待了一会儿,聊着天,这次之
后,我三不五时的来她这里,要么是她给我口爆,要么是我给她舔逼,直到她接
近预产期,她婆婆会来陪他,我就有了不来这里的理由。

  也就是在这期间,我和蓓蓓姐完成了婚姻登记,她在法律意义上成为我的妻
子,某种程度上,也是我的鸡巴的功劳,是我把她操服了,她才愿意嫁给我,要
不然之前她和她的炮友就没有修成正果。

  我们并没有把我的关系在公司公布,蓓蓓姐是在问了我的意见后这样做的,
毕竟我不想在公司被异样的目光打量,还是保持某种隐秘为好,因此作为一对夫
妻,我们白天在公司是老板和员工,晚上在床上却是又是一对琴瑟和鸣的夫妻。

  一天晚上,蓓蓓姐特意穿上了婚纱,腿上穿着白色的长筒袜,脚穿一双白色
的高跟鞋,头上扎着白色的头纱,手上套着白纱手套,我看到这一身装扮,我的
鸡巴立马就硬了,蓓蓓姐也看到了这点,她那套着白纱手套的手撸动我的鸡巴,
嘴上说道,你这东西挺识货了。

  她还取下穿在脚上的高跟鞋,然后用那两只白色丝袜脚给我足交,我的鸡巴
被她的两只丝袜脚夹住,她的丝袜脚上下轻轻撸动着,我的鸡巴被在她的丝袜脚
心里膨胀着,她一边用丝袜脚夹住我的鸡巴,一边弯腰低头张开含着我的鸡巴头,
她的这种玩法实在是太新奇了,等于她同时在给我足交和口交,没想到这个骚熟
女在被我的鸡巴征服后,竟然也变得在性行为上如此有创意。

  这样玩了一会儿,我的鸡巴已经足够坚硬,我让她重新穿上那双白色的高跟
鞋,然后让她跪着,我挺起鸡巴插进她的蜜穴,因为第二天还有事情,所以我也
不多做花样,就一个姿势在她的骚逼里发射了,射完后就躺在床上睡去了。

                十二

  五月的一个周末的早晨,我和蓓蓓姐开始我们的蜜月之旅了,但我们对公司
其他同事的说法是去外地出差几个礼拜,对于员工来说,老板出差是好事。

  蓓蓓姐开着一辆c 型房车带着我去度蜜月,这是租的。出了城,上了高速,
一路上无话,到下午时分,下了高速,在一个戈壁边缘的荒废的加油站里驻下了
车。

  我和蓓蓓姐走下房车,我突然就来了兴致,既然这里是在野外的地方,当然
要来一场野战了。

  我拉着蓓蓓姐往更远处走去,她的高跟鞋走在戈壁里,发出咯咯的声响。

  我们站住,然后我伸出嘴巴和蓓蓓姐吻在一起,我的手不由自主地在她身上
游走着,我的手移动到她的臀部抓揉着她的屁股,她的屁股并没有韩姐的屁股大,
但她的屁股有一种特别的紧致,摸起来弹性十足,像她这样的熟女有这样紧致弹
性十足的屁股实在是难得。

  这样玩了一会儿,她主动蹲下,我也配合地解下裤子掏出鸡巴,她很兴奋捏
住我的鸡巴,先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我的龟头,然后张开嘴巴只含住我的鸡巴前端,
等我的鸡巴被她的口含给挑逗得有反应了,她才完全让我的鸡巴完成进入她的口
腔。

  站立着的我,俯视着这个蹲着给我口交的骚熟女,我伸手按着她的头,轻轻
把她的头往我轻推,以便让我的鸡巴更深地插进她的口腔。

  接着我拉起她,一起往房车那里走,走到后,我让她扶住房车车后的备胎,
然后我掀开她的裙子,拉开她的内裤,将我挺硬的鸡巴插入她的骚逼,这时正是
傍晚时分,望向戈壁的远方,有晚霞散下的光,就伴着这暮色,我操这眼前的这
个骚熟女。这样操了一会儿,我又让蓓蓓姐转身过来,一只手架起她的丝袜腿,
让她向后靠着车身,这样以来,车就会随着我抽插着蓓蓓姐的骚逼而轻微晃动着,
接着我又让她背身对着我,我让她一边往车门那里走,我一边操着走,这种一边
走着,一边操着的体验太奇特,蓓蓓姐也很享受这种体验,我们就这样走上了房
车,这时我还没有要射精的感觉,就索性抽出鸡巴,我们就这样裸着在房车里,
蓓蓓姐看时间差不多,于是就这样全身只穿着一条肉色丝袜也不穿其他衣服做起
了饭,我在她这样裸着身做饭的时刻,还时不时抓个机会把鸡巴放进她的骚穴里
抽插几下,她也不阻止我,任由我这样,等她做好了饭,我们两人就裸着身坐在
房车的卡座里吃着饭,只不过我们是边操边吃,蓓蓓姐就坐在我上面,我的鸡巴
向上插在她的骚逼里,她夹着菜喂到我嘴里,等我吃得差不多,她就套弄几下,
我们就在这样一种状态下吃完饭。

  然后我们两人爬上了房车前面的额头床,并把额头床的天窗打开,我躺着,
蓓蓓姐坐在我身上,她的身子伸到天窗外,而她的下面在套弄着我的鸡巴,这样
她等于被天窗隔成两个世界,她是一边套弄着我的鸡巴一边欣赏着夜景。

  我在车里也憋得不行,也想看夜景,于是我一拍她的屁股,提议在车顶操,
于是我们从额头床拿了一个毯子,通过天窗上到房车的车顶,我把毯子铺在房车
的太阳能板上,然后让蓓蓓姐躺在上面,她依言躺在上面张开腿迎接着,我凑上
前去将鸡巴插了进去,然后开始在满天繁星下抽插着,插了一会儿,我俯身向躺
着的蓓蓓姐压去,并和蓓蓓姐吻在一起,吻着插着,蓓蓓姐还在我耳边轻轻说了
一个事情,她停药了,也就是说,我现在只要内射她,她就随时可能怀孕的,想
到继韩姐那个熟女之后,又能够把眼前的熟女的肚子操大,心情别提多兴奋了,
这样想着,我加快了抽插速度,在这房车顶上,在这满天星光下,我的滚烫的精
液全灌注进蓓蓓姐的骚逼里。

  度完蜜月回去没多久,正好是韩姐生产完坐完月子,对于这位憋了很久的骚
熟女来说,出了月子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找我这个事实上的孩子爸操她,她约我在
她之前让我住的那个房子里,我没想到她竟然抱着孩子来了,我正想说些什么,
她开口说道,你怎么说也是孩子事实上的父亲,也该让你见见孩子,说着把孩子
递给我,我接过来抱在怀中,看着闭眼睡着的小婴儿,心道,这就是我和韩姐操
出来的东西,而她也不客气,伸手拉开我的拉链,掏出我的鸡巴,就当着孩子的
面开始给我口交。

  我没有阻止她,我知道这个骚熟女实在是忍得难受,她口了一会儿,开口说
道,咱们开始吧。我问道,孩子怎么办。韩姐说道,把他放旁边看着呗,反正他
啥也看不懂。

  于是我把怀中抱着的婴儿放在了旁边,然后韩姐靠在沙发上,张开黑丝美腿,
这个骚熟女果然了解男人,抱着孩子来,也不忘着穿着男人爱的丝袜,还是黑丝
袜,我挺着鸡巴插了韩姐的骚逼里,尽管刚刚经历过生产,可她的骚逼恢复得不
错,还能够让我的鸡巴有被夹紧的感觉,尽管她的骚逼没有蓓蓓姐的骚逼紧,可
还是够紧的。

  操了一会儿,我们换了一个姿势,我横躺在沙发上,韩姐骑乘在我身子,她
在我身上刚刚套弄了几下,放在我旁边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我是没见过这样的
场景,立马就有手足无措,韩姐倒是见怪不怪,说道,没啥,是你儿子饿了。然
后她俯身抱起孩子,把一个乳头放在孩子口中,孩子开始吸起来,立马就不哭了。
而此时韩姐也可以继续套弄起来,嘴里还说道,我喂饱了你儿子,你要好好地喂
饱我。

  于是在这间房子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画面,一个裸身用乳房喂着孩子的妇人坐
在一个裸着的男人身上上下运动着。我让韩姐换了个姿势,让她抱着孩子张开腿
跪在沙发上,我从后背入她,我加快速度操着她,很快在她的骚逼里射出精液,
射完后,我将身子靠向她,将下巴放在她的肩上,说道,现在你会不会怀二胎。
被我又一次内射的韩姐扭头回来对我一笑道,你傻,不会算,要再被你操怀孕了,
就是三胎了。我这才意识到,她之前和老公也生过一胎。

  我搂着头靠着我肩膀上的韩姐,韩姐抱着孩子,并将孩子凑过来给我看,她
说道,你要不要做孩子的干爹。

  我心道,老子就是孩子的亲爹。嘴上却说,可以。她接着说道,我知道让你
这个亲爹当干爹有点委屈,但总比你和孩子什么关系都没有强吧。

  我当然同意了,有个不用自己操心养活的便宜儿子。大概是为了安慰我,韩
姐对我说,你是孩子亲爹这事,或许将来等孩子大了,再跟他说吧。

  她继续说道,既然让孩子认你做干爹了,也同时认蓓蓓做干妈吧,要不然她
该有意见了。看来这个熟女还是很有心思的,既然想到了这一点,毕竟目前知道
我是这孩子的血缘父亲的除了我和韩姐之外就是蓓蓓姐了,确实要考虑她的看法。

  第二天,我把这个事情和蓓蓓姐说了,她同意了,我把这个消息告诉韩姐,
韩姐知道了很高兴,她说要搞个认干爹干妈的仪式。

  我本来认为搞个仪式就是韩姐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她却把这件事当成正经
事认真做起来,还花钱制作了请贴,请了一些亲戚朋友。

  仪式地点就定在她在郊区的大别墅,韩姐果然是把这件事当成一件大事情来
做了,为了仪式后的宴会,她专门请了酒店厨师团队上门服务。

  也就是在这个场合,我第一次见到了韩姐的老公,也就是我儿子的名义父亲,
一个中年发福的男子,看到他的这个长相,也就难怪韩姐要出轨了。

  韩姐给我们介绍,说我是她好闺蜜蓓蓓姐的老公,我心想,我还是你老婆多
年的炮友。

  整个拜干爹仪式靠着一个韩姐请来的司仪掌控下完成了。收到韩姐的请帖来
参加这个仪式的众人就聚到下面的大厅开始大吃大喝起来。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八九点钟,众人依次散去,到最后整间大别墅里就剩下我
和蓓蓓姐以及韩姐夫妻和孩子五人。

  我们五人坐在大厅靠墙的沙发上聊着天,韩姐的老公突然起身说道,你们聊
着,我这有点疲累了,先上去休息了。说完就要走上楼。却听得韩姐突然开口说
道,你别忘了喝药了。说着她手一指茶几,韩姐老公立马说道,我这老病根,说
着拿起那几个药片吞下了肚,还拿起旁边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把药完全送下肚。

  我和蓓蓓姐以及韩姐继续坐在沙发上聊着,中间韩姐还拿起奶瓶喂了我和她
的孩子,让孩子也吃得饱饱的,舒心地睡去。

  这时韩姐突然转头对我和蓓蓓姐说道,你们今天就别走了,就在这里住下吧,
你们就睡在楼上的客房吧。

  说着她就抱起孩子,领着我和蓓蓓姐往楼上走。

  我和蓓蓓姐来到楼上的这间客房,韩姐抱着孩子站在里面,说道,你们要不
要在我和孩子面前来一次。

  没想到这个骚熟女竟然还有这样的癖好,我和蓓蓓姐异口同声地说道,今天
太累了,就洗洗睡了。毕竟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也不在乎这一次两次了。

  韩姐抱着孩子出去,我和蓓蓓姐各自洗漱就躺到床上睡了。

  大概是半夜时分,那时的我正困意十足,我突然感到下面的鸡巴被一个人抓
住,然后感觉被这个人用嘴巴吞吐起来,我本来认为是个淫梦,可是场景越来越
真实,而且因为是半夜,昨天也喝了不少酒水,现在膀胱有点胀。与其说是被淫
梦惊醒的,不如说是被尿憋醒的。

  我醒来后,才发现我的合法老婆蓓蓓正躺在我的旁边呼呼睡着,那么在下面
舔我鸡巴的又是谁。还能是谁呢。当然是韩姐。

  这时她放开我的鸡巴,我怕吵醒旁边的蓓蓓姐,压低声音对她说道,有点尿
急,我去尿一泡。

  她听到这个,好像有点兴奋,说道,我带你上楼上的卫生间尿吧。

  她带着我来到楼上的卫生间,这个卫生间很大,我说道,姐,我要撒尿,你
还在这里啊。

  本来我以为我说了这句,她会出去,没想到她竟然说道,咱们这样熟了,怎
么当着我就尿不来了,要不你就对着我尿,尿我身上,尿我嘴里,人家就想喝你
这样的大鸡巴老公的尿。

  听到她这样说,我是又兴奋又惊恐,毕竟她老公也睡在这里。可能她也看出
了我的担心,立马说道,你别担心我那个死鬼老公,刚才我在他的平时要喝的药
里掺了一片安眠药,这时候他睡得很死。

  听到她这样说,我此时只剩下兴奋了,一个女人要玩圣水放尿。于是我走到
她前面,将鸡巴对着她的脸,她伸手握住我的鸡巴,将马眼对着自己的嘴巴,说
道,快尿吧,我想想你的尿是什么味道的。

  我集中精力于撒尿的状态,要不然被这个骚熟女这样抓着鸡巴,就半天尿不
出来,就这样集中精力,可还是缓了一大会儿,温热的尿水才从鸡巴前端滋出,
大概是我的尿流压强太大,韩姐此前握住的手一个没把握住,尿水就喷射在她的
全身,她的乳房,肚皮,大腿和手臂,脸以及头发都沾到我的尿水,韩姐等于是
用我的尿洗了个澡。

  我这样大概排了三分之一的尿之后,我还是自己捏住鸡巴,然后对着旁边的
座便器,将剩下的尿完全排在了那里。

  韩姐接着就在我面前,用花洒简单冲洗了一下,这下她脱下之前穿的被我的
尿液打湿的蕾丝睡衣,全裸的她冲洗完毕就拉着我出了卫生间,走进旁边的卧房。

  没想到这就是主人的卧房,她老公正呼呼响的睡着床上,旁边的摇篮放着孩
子。

  韩姐说着,走到她老公的旁边的床头柜,然后拿起一个东西在我面前一晃,
我走过去,压低声音问道,是什么东西。韩姐说道,是助听器,我这死鬼老公听
力不好。

  韩姐又接着说道,要不要在这里,在他面前,我们来一次。

  这可是日本av里的经典类型夫前犯。还是女方提出的,我当然没理由拒绝了。

  韩姐也太懂男人,她还特意拉开衣橱,挑了一件黑色的蕾丝情趣内衣穿上,
我一只手隔着蕾丝抓揉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则伸到下面探着她的骚穴,而我们
两人的嘴巴则黏在一起,这一切都发生在她睡熟的老公面前,带来的感觉是异常
奇特的。

  韩姐果然是懂男人,她直接趴在自己老公面前,然后撅起屁股,我伸手扒开
她的两片肥美的阴唇,然后将鸡巴放在洞口,我放开阴唇,我腰向前一挺,将鸡
巴送入到她的阴道深处,接着我就抽插起来,虽然助听器和安眠药两大双保险,
可我还是有点担心,所以并没有完全像以前那般放声抽插,不过这种夫前犯带来
的体验又是以前那种普通操逼场景不能比的,我正这样抽插着韩姐,突然摇篮里
的孩子不知咋的开始放声大哭起来,这都让睡在床上的韩姐老公身体动了一下,
我有点担心韩姐老公会突然醒来,韩姐一拍在她身后的鸡巴还放在她的骚逼的我
说道,没事,他听不到什么声音的,他这个就是习惯反应。

  我心道,我们这样的操逼动作虽然吵不到床上躺着的听力不好的大人,却会
影响到摇篮里的孩子。

  我看着韩姐拿着一个奶嘴塞进了孩子的嘴里,与此同时我仍然在她的身后抽
插着的她的骚逼,等她完成了塞奶嘴的动作,她的手扶在摇篮的边沿上,我开始
加速抽插着她的。

  我心里突然想道,假如这个孩子长大以后知道,他的生父在他躺在摇篮时当
着他的的名义上的父亲插着他的生母会作何感想。想着这些,我一个没忍住,就
把滚热的精液发射在韩姐的骚逼里,我射完后,她还扭动了几下屁股,以便我的
精液全部灌注进她的骚逼了。

  射完后就进入了圣人状态,我直接拔屌出来,说了句我回去了,然后直接离
开了。

  我回到客房,爬到蓓蓓姐的身旁,她侧身而睡,我把手放在她的身上,只听
到她轻轻地说道,又去操你韩姐去了。我嗯了一声就继续睡了。

  我后来才醒悟,韩姐要让我做我和她的孩子的干爹的目的是啥,是方便我去
她那里和她约会,遇到其他人,可以解释成说干爹看干儿子。

  后来,蓓蓓姐也给我生了儿子,一个可以直接叫我爸爸的儿子,而不是我和
韩姐的那个叫我干爹的儿子。

  只是我还是要辗转于两个熟女之间让她们完成对我的取精任务,不过有时我
们也会来上一场三人大战,这就是我和两个熟女的故事。

                【完】

温馨提醒:记得点击左下方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图文推荐